菜丽丝-撕皮儿剥壳

送上顶点

--原文在妖都万圣only作为无料派出--

 

 

1、告别

 

“来来来,别客气别客气,喝!”魏琛的吆喝声在饭桌上回荡着。

席间的气氛不可谓不热烈。方世镜带领着蓝雨战队的一众队员,十分起劲地回应着魏琛的劝酒。包间里呼呼喝喝的声浪此起彼伏,弄得服务员好几次想破门而入,提醒这群年轻人小声一点。

然而服务员不知道的是,只有今天,这样的劝解对他们来说是没用的。

这是魏琛在蓝雨的最后一顿饭,方世镜很清楚,其他队员多多少少也猜得到。所以他们要用大声的喧嚣来掩盖心中的失落,免得把一张张不太好看的表情暴露出来。

魏琛最讨厌婆婆妈妈的姿态,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所以,就算是最后一餐,也要热热闹闹,开开心心地吃!

“干了!魏老大,继续干!”队员们一喝起来就没个停,一个个好像都把酒精会侵蚀职业选手的操作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一样。

酒过了不知多少巡以后,几乎所有人都喝得七荤八素的,唯独方世镜还很清醒。在组织今天这次聚餐的时候,他就存了想趁这个最后机会私底下和魏琛说两句的心思。因此,他整晚保持着不动声色的克制,浅喝辄止。除了一开始的敬酒以外,一整杯干下去的事实上并没有多少。

“你们……你们慢慢,那我……我就……先走了啊……”魏琛摇摇晃晃地就想站起来。

来了!方世镜斜眼瞥了一下众人,发现大家都在半醉半醒地喊着“喝,喝……”,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于是他若无其事地站起来说道:“我送一下老大,你们慢慢喝。”

魏琛啊,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战队的事,你有什么要嘱咐的么?

还有……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是需要我帮你做的?

一大堆问题在脑内盘旋着,方世镜眼见魏琛扶着墙走到了门口,立刻赶了上去,伸手就想扶他一把。

“?!”

就在方世镜的手快要碰到他时,魏琛头也不抬地,抓住了向他伸来的手腕。

“喂,”一把沉稳雄厚的声音响起。魏琛缓缓扭头,本来神志不清十分涣散的目光迅速凝聚起来,坚定地看了方世镜一眼,哪里还有半点喝醉酒的样子。

“你给我把那群小子……把他们……嗝~~”,说到一半,魏琛突然反胃了一下,让方世镜很是额头黑线了一把。

然后,魏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顶着喝了几十杯下去后正在上脑的酒精,用尽全力说出了接下来的几个字。

“送上顶点。”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方世镜瞪大了眼睛。

“嗝~~~不用送了,就这样。”魏琛放开方世镜的手腕,恢复了先前摇摇晃晃的样子,不回头地向自己的好兄弟举了举手,以示道别。

方世镜呆立在门口,喃喃自语道:“送上顶点……呵呵,在说什么模棱两可的鬼话?”

话虽如此,但方世镜完全明白这位离去的队长是什么意思。而魏琛说的“那群小子”,他也很清楚说的哪些小子,一点都没有弄错。

老魏,你放心吧,哪怕不是在我手上,我也会设法让蓝雨成为总冠军的!

 

2、黄金自由人

    

荣耀联赛第三赛季,注定是这项电竞比赛载入史册的一年。从这个赛季开始,上至整个联盟管理层,下至各大战队及其属下的俱乐部公会,均由草台班子迅速转为正规化。

上个赛季的季后赛,特别是嘉世和霸图的最终决战,不仅获得了创纪录浏览量的网络直播,而且还远远打破了电竞比赛有史以来的电视收视率,使得荣耀联赛一举成为了电视转播的宠儿。赛季结束后,广告代言和其他合作事宜像雪片一般朝整个联盟飞来,带动了和荣耀有关的周边行业快速发展。

与此同时,战队的训练营梯队制度、训练模式、装备开发乃至技战术的研究,都以更加科学的方式系统地完善起来。

这种从量到质的巨大变化,进一步压缩了联赛初期标配的“自由人”这个位置的空间。

作为每场比赛都有可能操作不同角色上场的选手,自由人能制造的惊喜其实相当有限。反而因为练习的职业过于分散,自由人选手在每一个职业上都不能练到很高深的程度。懂行的人都有一个预感:在不远的将来,甚至就在这个赛季之内,联盟最后剩下的几位自由人选手都会相继固定到一个具体的职业上,自由人这个位置,将彻底从联赛中消失。

然而,就像落日最后的余晖一般,在第三赛季开季阶段,有一位选手在自由人这个位置行将淘汰的末期,开始了大放异彩的表现。

蓝雨战队的继任队长:方世镜。

因为前队长魏琛的突然退役,让不知情的联盟方感到十分意外和惋惜。这位战队顶梁柱的不告而别,也一度让粉丝们非常不安,觉得自家战队面临着十分深刻,甚至是濒临崩溃的危机。然而几轮联赛过后,人们发现蓝雨并没有出现外界普遍以为的,失去主心骨造成的大滑坡现象。单从表现上看,战队的过渡进行得十分良好。

这一切自然得益于新队长的功劳。

魏琛的离开,使得前两赛季一直担任自由人替补的方世镜出场机会大增,也令这位同为开荒元老的选手第一次在赛场上淋漓尽致地释放出自己挽救大局的能力。人们惊讶地发现,由于长期在魏琛的盛名下默默无闻,方世镜真正的实力在一定程度上被低估了。每场比赛方世镜会操作什么角色上场,竟成了各大战队一道不大不小的难题。

蓝雨的主战体系是魏琛一手打造的。在这套体系中,方世镜能够发挥的空间并不大。尽管本赛季的表现让人惊喜,但方世镜事实上并没有因为接过队长一职就对原有的战术体系进行大刀阔斧的修改。

他仍然是那个后方总支援,哪里需要砖就往哪里搬。哪里需要合适的职业,他就操作着那个职业披挂上阵。

只不过这个赛季,需要他搬砖的地方可就多得去了。于是乎他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更高效,更及时的后方总支援,每每出现在关键的位置,用尽全力顶起了失去魏琛的半边天。

常规赛近半过去后,方世镜得到了一个称号:黄金自由人。

“了不起,实在是了不起。这位临危受命的救火队长,用有限的时间最大幅度地支撑着蓝雨的整体表现。我想,来日方长,只要保持着斗志和状态,蓝雨一定能找到未来前进的方向。”又一场胜利后,解说嘉宾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是的,支撑。方世镜的能力足以做到支撑。但是,也仅仅限于支撑。蓝雨拼尽全力的表现,偶有闪光的发挥,充其量只是延续着上个赛季的状态,停止滑落而已。

本赛季真正风头正劲,吸引着大部分人眼球的第一集团行列,可没有现在的蓝雨什么事。

 

 

3、争冠格局

 

“哎呀呀呀。压力山大压力山大!”练习赛刚结束,一股还带着孩子腔的声音突然响起。

“干什么你,你是说输给了我压力很大么?这又不是你第一次了,印象中咱俩单挑我的胜率比你高不少吧,你应该早就习惯了才对,不该有什么压力啊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回答的人自然是训练营里号称明日之星的黄少天,他刚放下耳机就对方才高喊压力山大的少年喋喋不休起来。

“吵死了,我没说输给你这事儿!”

“那你说什么?”

“我说的是联赛积分,咱们蓝雨,压力山大呀。”

不用他说,大家从墙上高挂的联赛积分榜上都能很容易地看到:蓝雨的位置一直徘徊在季后赛区边缘,随时都有掉出前八的危险。

这位连续喊了好几次压力山大的少年,名叫郑轩,也是一名训练营学员。与黄少天相比,郑轩的实力虽然有些差距,但是作为职业选手候补,仍然具有相当受重视的潜力与天赋。在同期的训练营少年里,除了黄少天,还有那个彗星般崛起的怪胎喻文州以外,这孩子其实是最被看好的一个。

郑轩使用的职业是弹药专家,是目前的蓝雨十分紧缺的枪系远程,所以战队对这位具有才能的少年也寄予了相当的厚望。在蓝雨未来的版图中,他占有不可缺少的一个席位。

而在当今的联盟,正有一位如日中天的弹药专家选手,用极其华丽的战斗风格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百花战队的二当家,张佳乐。这位上赛季才刚出道的年轻选手,正操作着他的联盟第一弹药专家百花缭乱,和队长孙哲平的落花狼藉一起,用他们早已震惊联盟的“繁花血景”继续横扫着各大战队。

眼下,百花战队正力压两冠在手的卫冕冠军嘉世战队一头,排名榜首。经过上赛季首轮被霸图韩文清一挑二的失利,这对双花组合加倍努力地改良着他们的“繁花血景”,以更强的气势,清晰地表达着剑指总冠军的野心。

另一支对嘉世构成直接威胁的战队是去年在总决赛中惜败的霸图。

上赛季的霸图,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从常规赛排名第七的下位两度逆袭,甚至出现了团队赛只剩最后一人以一敌二的局面下挑翻了百花两位当家的场面。最终,霸图和常规赛冠军嘉世会师总决赛。队长韩文清的争雄心犀利依旧,在开荒一代几乎所有选手都无法避免地出现状态下滑的情况下,只有他和叶秋依然保持着顶峰,甚至略有提升的实力。正如叶秋所说,韩文清缺的是一个有力的帮手,不然去年嘉世能不能顺利地拿到总冠军还真不好说。

常规赛打到现在,百花、嘉世、霸图鼎足而立的形式已经非常清晰。在这样清楚分明的争冠格局下,训练营的少年们哪怕再不愿意也要承认:这里面真的和蓝雨没什么关系。

“你们看吧,下半赛季肯定比现在更加激烈,我们队现在已经是状态比较好的时候了,万一到后期开始出现起伏,唉……还说压力不大么。而且队长……队长的年纪也挺大了啊。”

郑轩还在愁眉苦脸地摇着头,黄少天却及其罕见地没有说话去刺激这小子,而是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他。

不远处,正在加练的喻文州也抬头往这边看过来。训练室所有人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蓝雨是不是压力山大可以暂时不说,可是郑轩大大如果还不闭嘴的话,背后袭来的压力可就要先把他杀死了。

感受到同伴怜悯的眼神,以及背后冰凉视线的郑轩猛地打了一个寒战,颤抖着把头转了回去。

方世镜就静静地站在他身后,面无表情的神色逼人而来。

那个样子,让他想起了小学班主任。

 

 

4、视察

 

“讨论得挺起劲的呀。”方世镜继续面无表情,走上来搂着郑轩的肩头,带着他往黄少天等人走去。

郑轩都快哭了。

“队长好!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这边了!”黄少天连忙站起身,身后的喻文州也围拢了过来。

“练得怎么样?”方世镜看了看黄少天的屏幕,正在回放刚刚夜雨声烦击败枪林弹雨的瞬间。

“马马虎虎吧。”黄少天说道。

说实话,单从实力来说,郑轩是黄少天在训练营里相当难得的对手。只是和郑轩单挑,黄少天总是无法充满干劲。不仅打赢了没有很提气的感觉,就算打输了,除了有些泄气,也没感到有什么特别不甘的地方。

原因,其实大家都很清楚的。

“喂,郑轩,你小子没什么战斗欲望啊!”方世镜抓紧了一下郑轩的肩膀,似乎感到郑轩已经怕得有些发抖了。

然后郑轩听到队长接下来说的话:“你的账号卡,枪林弹雨,给我一下。”

“啊?哦哦!”郑轩赶紧掏出了账号卡递给方世镜。

看来队长是想来一把示范。郑轩想道。

作为自由人,方世镜对多个职业都相当有造诣,郑轩也没少让方世镜指导过。只是蓝雨需要他替补出场的位置中,暂时还没有这个职业,所以除了蓝雨内部,还没人有机会得见这位队长使用弹药专家的身姿。

方世镜接过账号卡,没有坐下,反而举起来晃了晃:“今晚,你们都来看比赛。”

欸……欸?!

方世镜……要拿他的枪林弹雨直接打联赛?!

从制度上说,只要向联赛报备过,任何账号卡都可以拿来比赛。而像枪林弹雨这种下赛季出道的新秀专用的比赛账号卡,战队早就向联盟正式报备了,所以只要赛前向联盟提交出场名单,拿这个号上场打比赛是完全没问题的。只是……队长真的要在常规赛赛场上专门为自己示范么?

郑轩感觉自己刚刚平静下来的身体又开始发抖了。

方世镜收起账号卡,狠狠地敲了郑轩一个栗子,让郑轩抱着头直喊疼。“你的问题,我反反复复都已经不知说了几遍了,估计在这里示范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既然这样,换个地方打一把,希望能让你开一下窍。”方世镜竖着食指在郑轩面前摇晃。

“哇,队长,直接到比赛场上去示范,这玩儿的有点大了吧?郑轩大大这福利是不是好了点?而且这样风险是不是太大了啊?队里好像都没磨合过吧?突然就这么拿着平时练的账号卡上了,没吓到对手反而把自己人给弄得手忙脚乱了怎么办。”黄少天连珠发炮地问了起来。对于这位新队长,黄少天也是有一份发自内心的尊敬的,但要说平时相处,方世镜平时和魏琛都那个样,也别指望黄少天对他能有个正形。

“你懂个屁!”方世镜一把夹住黄少天的脖子,另一只手握拳在黄少天头上顶着,像蜡笔小新的老妈拿拳头顶着蜡笔小新一样。

“知道咱们今天打皇风吧?知道现在皇风的阵型有多糟吧?这样打才是最攻其不备的。”

“疼疼疼……”黄少天挣脱了方世镜,急叫到:“那样郑轩去不就好了,我们还要练习,队长你这个星期那套方案我怎么练都练不好啊!”

“哦?”方世镜眯着眼睛盯着黄少天,“真的么?”

黄少天心里有点发毛,不自觉后退了两步。方世镜继续寸步不让,眯着眼睛盯着他。

黄少天额头都开始冒汗了。
    “文州。”结果方世镜没再理会黄少天,开始转火,“你一定要抓着这俩小鬼今晚随队过来看比赛。不然的话,这个星期训练室的卫生就你们仨包了。”

“是。”喻文州笑了笑,这次终于不是个爱闹的主了。

不知怎的,换了喻文州来监督,黄少天和郑轩顿时有了一种更不敢造次的感觉,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

“队长,最近有联系魏老大么?”沉默了一会儿以后,黄少天突然天外飞仙一般地来了一句,让方世镜好像中了颗僵直弹一样。

这个小子,没头没脑的突然说什么?

“……没有,怎么了吗?”方世镜小心翼翼整理了一下心情,确定没有露出什么失态表情以后,开口问道。

 

 

5、别逼逼,还钱

    

“今天不是打皇风么,我记得去年那个什么大神借了魏老大的钱,不知还了没有。”黄少天续道。

“哦,郭明宇啊……他们两个之间有债,那应该自己结了吧。”一听是这种事,方世镜松了一口气。

“不是啊!去年皇风来打客场不是输了么,完了以后魏老大一个人特兴奋地跑回来请我们这群训练营的去喝夜茶了,然后结账的时候碰到郭明宇带着皇风的人来了。”

“还有这种事?”方世镜惊奇道。

“没错。”喻文州插口道,那一次聚餐他也有去,“我们都听到郭明宇向魏队借钱了,但是那晚掏了腰包请我们之后,魏队自己的钱用完了。然后好像……额……好像用了点公堂。”说到最后,连喻文州都有点觉得难以启齿。

“我次奥!!!!!!!”方世镜勃然大怒,差点跳了起来。这是挪用公款啊!难怪去年结算收支的时候莫名其妙少了两千多块钱,怎么查账都查不到。当时因为新赛季任务重,丢的也不是什么大钱,后来也就没了下文。为了此事,方世镜后来专门找老板聊了聊,强调战队已经不再是草台班子了,一定要建立正规公司的财务核算制度。

结果闹了半天,是魏琛拿了战队的钱去借给别人??

虽然蓝雨的条件在第二赛季就已经好了起来,这么一点钱,说句实话拿了也就拿了,根本不痛不痒。但你这货也太过分了,就算你是队长,就这么随意拿战队的钱,怎都不合适吧?

方世镜越想越怒,仿佛看到魏琛那猥琐样子打着哈哈在向他道歉:“不好意思,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啊。”

“……队长?”看着方世镜脸上忽明忽暗,不时目露凶光,三位少年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方世镜脸色回复正常,淡淡回应了一句:“没什么,你们今晚一定要随队过来。”说罢转身离去。

倏忽间,三个少年耳边仿佛响起了这样的声音:“郭明宇,你死定了……”

方世镜百分百肯定郭明宇还没还钱,要是还了,魏琛肯定会记得把钱补回队里,不会没头没脑地忘了这件事就跑了。

虽然各方面都没节操了点,但魏琛绝不会故意欠着蓝雨的钱不还,哪怕只是这么点钱。

蓝雨,那可是这个家伙的孩子啊。

 

当晚,蓝雨主场迎战皇风的比赛正式打响。个人赛和擂台赛,方世镜没有上场。由于位置所限,他在单人赛事一直没怎么出战。倒是团队赛,无论首发还是替补,这位队长至今保持全勤。

单人赛事战罢,个人赛蓝雨三战全胜拿到了3分。擂台赛因为皇风有郭明宇坐镇,蓝雨明显缺乏独力抵抗的大神级人物,最终败下阵来,比分暂时为3比2。

团队赛开打,画面一载入,全场哗然。
    “枪林弹雨?!方世镜竟然拿了一个全新的账号卡出战!而且是蓝雨此前没有的弹药专家!蓝雨的战术体系这是要发生重大改变了么?”解说大喊道。

比赛进程并不受外界影响,双方迅速往地图中央接近着,很快就开始了交锋。

弹药专家,这确实是让皇风感到意外的安排。他们想起了本赛季纵横无敌的那位弹药专家选手。

难道方世镜也练出了这样的造诣,才有把握来练一下手?

很快,他们发现自己错了。方世镜式的弹药专家打法,几乎没有铺什么百花式光影,几乎都是朴实无华的点对点攻势。但就是这份朴实无华,让皇风战队抓了瞎。

由于弹药专家上场,他们先入为主地就把对抗张佳乐的那套代入了自己的意识中。直到蓝雨的攻势铺开时,他们才感受到方世镜在风格上那种根本性的不同,进而产生了十分不协调的感觉。

皇风的节奏从一开始就有点乱了。而这种乱,被蓝雨很敏锐地捕捉住。

从场面上看,蓝雨的攻势和平时并未有太大差别,方世镜的枪林弹雨,平平实实地做着远程攻击,这场面别说张佳乐,就是尚未出道的郑轩都打得比他炫目好看。

平实的进攻,一点都不炫目,但是打得皇风及其难受。此时的蓝雨开始发动全面进攻,方世镜并不是蓝雨中最抢眼的那个。但是对皇风节奏上的干扰,却完全建立在他的发挥上。

缩爆式手雷,僵直弹……总是简简单单的一击,就破坏了皇风试图打破原来的固有意识,重新找回正确节奏的意图。皇风整体紊乱所露出的细碎破绽,每一次都被方世镜敏锐地捕捉、放大,看得场边观战的黄少天大呼过瘾。

机会,瞬息万变的战况中对机会的把握,黄少天第一次如此直观地在比赛场上清晰地体悟着这一点。这一切也有赖于他的天赋,换了另一个没这么鬼的小伙子,谁能这么心领神会地欣赏这么多专门钻人空子的攻击?

坐在黄少天旁边的喻文州也受到了震撼。一边是节奏的建立,一边是节奏的不断破坏,这一波建立在节奏感的破与立上的攻势,对喻文州如何定位自己的团队赛位置也是一个不小的启示。

胜利的天平从一开始的轻微倾斜,然后被方世镜一击又一击地慢慢加重砝码,终于到了明显倒向一边的地步。混乱的局面一发不可收拾,皇风的阵型开始崩溃了。

就在这个时候,方世镜突然手速大爆。枪林弹雨双手上下翻飞。几颗手雷丢出来,然后被凌空打爆。

百花式打法?!

全场比赛一直平平稳稳的表现,突然来这么一手爆发,对皇风来说又是第二个意外。观众发现,方世镜这百花式打法,打得也是相当的有模有样。

其实,只要专门练过弹药专家,张佳乐这独门手艺学个四五成还是不难的,可是要说随随便便就能学足全套,那就有点不科学了。方世镜明显和张佳乐还是有着一定差距的。

但眼下这个场面,有这种程度,足够对付了。

“原来……是这样啊。”依诺被拽到场边观战的郑轩突然说了一句。

“怎么?什么‘是这样啊’?这样是怎样?你有看出什么来么?”黄少天大奇,扭头就问郑轩。局面清楚得不能再清楚,黄少天真不信郑轩还能看出些自己看不出的门道来。

“就算是我这样的人,就算不是最顶尖的。场上也有我能够做到,必须做到的事情,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只要是一个团队,一定有需要到我的地方。”郑轩淡淡地回应道。

这场比赛,方世镜用着这个弹药专家,实而不华的表现,却打出支撑全队前进的效果,其实郑轩才是观战者中最受震撼的一个。

“额……”看着郑轩整个人好像背后冒出火光的样子,黄少天语塞了好几秒。

不经意间,他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下眼神,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赞赏和肯定。

这一场示范赛,好像很有效果啊!

“啪!”黄少天突然重重地拍在了郑轩肩头,吓得对方跳了起来。“干什么你?!”

“郑小子大大,回去继续单挑吧!”

“单挑就单挑,怕你啊!”郑轩罕有地正面回击黄少天的挑衅。

“一场十块钱敢不敢敢不敢!”

“十块钱就十块钱!”

喻文州在一旁笑而不语,他心底特别清楚,方世镜这场示范赛非常的用心良苦,对他们三个即将出道的少年,如此针对各自特点的展示远胜于几十次说教,对他们即将进入职业联赛大有稗益。

方队,辛苦了!

少年们的一片叫骂声中,场上的形式越趋明朗。时机还没完全成熟,方世镜就强行提速,从后方总支援成为了快攻箭头,一举破开了皇风的防守阵势,直扑郭明宇的扫地焚香。

如果说之前的方世镜一直冷静沉稳的话,这一下可就显得有点疯了。

“这……他们以前有过节吗?”

郭明宇本身实力在方世镜之上,就算皇风败势已成,他个人也不至于被一边倒地虐杀。但是眼下这模样,何止是一般的虐杀,简直是老妈在暴打孩子。枪林弹雨用着并非最华丽的技巧,用扫荡的姿态对扫地焚香迎头痛击。

“方世镜!你特么多大仇啊!”郭明宇实在忍不住怒吼了一句。

“别逼逼,还钱。”结果方世镜根本不接他的茬儿。

“XX!老子什么时候有欠你的钱!”郭明宇脏话都爆出来了。

“魏琛的。”

“……”

就这么一迟疑,扫地焚香被缩爆弹掀上半空,枪林弹雨一枪接着一枪,把荣耀中赫赫有名的第一驱魔师打成了连续浮空。

这是……押枪?联盟三大神之一的郭明宇,神级角色扫地焚香,被人押枪了?

“天啊……”场上双方队员和支持者集体扶额,这个画面实在是太残暴了。

结果还没完。
    “还不还?”每补一枪,方世镜还这么说了一句。直到最后收招之前,枪林弹雨一共射出十一记押枪,连续说了十一句“还不还?”

“……算你狠……”扫地焚香血量清零,重重摔落在地上。

“至于么你,就为了一魏琛……”

蓝雨获得全面大胜。

当晚,郭明宇把欠魏琛的2500块钱打到了方世镜账号,后者强迫症一般地找到财务部,心满意足地了结了这笔已经没人记得的坏账。

连方世镜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超越了叶秋,成为联盟史上唯一一个成功令郭明宇大神还钱的选手。

 

6、放眼未来的闲聊

 

8比2战胜皇风,给蓝雨上了一道强力保险。最终他们保住了一个季后赛席位,以事实告诉大家:蓝雨还在,蓝雨不会垮。

转眼间,第三赛季最后一场常规赛到来。这场比赛对蓝雨来说无关痛痒,方世镜干脆休息一轮,在看台上当起了看客。

“是这个场子啊……最后一次用了吧。”方世镜一边啜着奶茶一边说道。

这场比赛用的场地是上个赛季同时进行四场比赛的体育馆,而这也是这座体育馆最后一次用作荣耀比赛。

本赛季,嘉世、霸图、蓝雨、皇风等联盟初期就成立的战队都拥有了自己的主体育馆,而两回合制的常规赛也在这些战队中试行了主-客场制,下赛季将进一步开放,全面采用真正的主-客场比赛制度。这一场比赛,算是这个体育馆的一次纪念了。

上个赛季,魏琛就是在这里完成了他的最后一场比赛。方世镜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出神地想着当时的情景。大屏幕上,蓝雨的表现异常活跃,让方世镜产生了索克萨尔仍在场上,那个人间蒸发的家伙仍然带领着蓝雨的即视感。

当然,从下赛季开始,索克萨尔是会再次披挂上阵的。只是到了那个时候,就不再是那个老一代蓝雨人熟悉的索克萨尔了。

难道魏琛存在的印记,就要这么无声无息地消磨掉?方世镜总觉得不想这样。他突然涌起强烈地想要做些什么的念头,在这个赛季的最后时刻,为了魏琛,也为了即将把接力棒交给年青一代的蓝雨元老们。

“这边有人坐么?”一把雄浑的声音在方世镜耳边响起。

方世镜抬头一看,是霸图战队的队长韩文清,连忙说道:“没有没有,请便。”

体育馆专门供给选手观战的VIP席位不会有任何人打扰。眼下就他们两人,气氛轻松之极。霸图前一天已经打完了常规赛最后一战,目前坐稳第三,只要等待今天的结果就能确定首轮的对手。韩文清也乐得稍事放松一天,等对手出来以后再作针对性准备。

“蓝雨,准备工作做得挺不错的。”坐下后不久,韩文清少有的主动攀谈了起来。

方世镜笑:“哪有,只是在硬撑吧,你也是看得到的。”

“我是说,你着眼未来的准备做得挺不错的。”韩文清也笑了笑。

方世镜回头看了一眼韩文清,大有深意地回答道:“彼此彼此。”

职业联赛一年比一年火爆,但是两位队长的眼光不止于此。

开荒时代,荣耀网游中所向无敌的嘉王朝公会,在经过连场世界大战后正逐步进入停滞期,无论是影响力还是呼吸生存的空间都有一定程度的压缩。此消彼长之下,霸气雄图和蓝溪阁两家本来屈居嘉王朝之下的公会,目前大有取而代之的势头。

“啧啧,叶秋这家伙,实在是太厉害了,我看今年有没有人能阻挡他还是比较悬。”方世镜喝着奶茶淡淡地说道,“但是,保持着不败强势可是一种难以想象的负担。我看他现在已经完全没工夫去管网游里的事了吧?”

“没错。”韩文清答道。从第三赛季开始,网游中的副本记录、首杀记录等等,过半数被蓝溪阁和霸气雄图把持着,副本记录的前五名,经常连嘉王朝的影子都见不到。这其中除了公会工作室的努力之外,更关键的是韩文清和方世镜替公会刷记录赚取材料所得的收益。这让霸图和蓝雨的装备更新速度很快压倒了其他各大战队。

方世镜耗费大量心血,正在为索克萨尔开发的全新法杖“灭神的诅咒”,以及夜雨声烦的银武光剑“冰雨”,都是蓝溪阁在这个赛季建立的材料优势上得以顺利开发的。尤其是“灭神的诅咒”,作为替喻文州量身打造,最大限度为他扬长避短的利器,一直是装备开发的主攻点。方世镜不知道霸图现在的装备更新去到了什么程度,但总之不会在他蓝雨之下。

“很快,60级大更新就会到来了。一叶之秋那把战矛‘却邪’变态的领先优势,还能维持多久呢?”方世镜摇晃着手指,信心十足地说道。

“只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打败叶秋。”韩文清倒是十分谨慎。面对叶秋,他是最无所畏惧的一个,但他更不会盲目乐观。

“嘿嘿,不可能永远都是叶秋赢你的。你一定有机会打爆他,至少机会比我大多了。”方世镜新房式回头,望向韩文清。

两人东拉西扯地闲聊了好一会儿,场上的角逐已经全部产生结果了。蓝雨再获一胜,最终排名常规赛第七。而百花和嘉世的榜首争夺进行了整个赛季,这一次终于是百花略胜一筹,夺得了常规赛冠军,嘉世则屈居第二。

“他娘的……”方世镜一拍额头,狠狠地骂了一句。蓝雨又在第一轮碰到嘉世了。

“你先加油吧。”韩文清不再多说,起身离去。

方世镜沉吟不语好半晌。

“好!就这样!”方世镜突然对着空气喊道,“就在最后随我们的心意玩儿一铺,老魏,你就好好看着吧!”

 

 

7、最后的战役

    

季后赛第一场,蓝雨就被嘉世攻陷了自己的主场。这是预料之中的结果,蓝雨全队上下的情绪都非常稳定。然后在第二场决胜局的准备中,方世镜做出了一些新的安排。

“你确定?”队员们一再询问队长。

“我很确定,就这样吧。”方世镜肯定地答道。

一周后,第二场比赛打响。生死关头,再无退路。

“开始了没开始了没!快点儿!”场边又响起了黄少天的聒噪声。

“你安静点行不行!”郑轩不爽道,他似乎越来越喜欢和黄少天抬杠了。

热烈的气氛中,比赛开打。

方世镜依然没有在单人赛事中登场。双方你来我往,最终蓝雨在个人赛中拿到两分。擂台赛,“斗神”一叶之秋的存在让蓝雨基本不存什么幻想,嘉世顺利胜出,带着4比2的优势进入团队赛。

“队长,准备好了么?”蓝雨的老队员们笑着轻拍方世镜的肩膀。

方世镜一脸不爽:“说什么笑话,老子是你们的队长,‘准备好了么’是你们来问我的么?”

“虽说你当了一整年的队长,但是这个位置,你可是第一次站呀。”众人继续打趣。

其实老队员们心里很清楚,他们才是最希望看到方世镜站在这个位置的。与其说是责任,不如说这是一直默默支撑大家的队长应得的权利。

而今天,方世镜终于第一次站了上去。

很有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团队赛开打,地图载入,角色——载入。

除了场上的蓝雨战队,全场所有人,包括对手席上的嘉世战队都发出了一阵喧哗。

蓝雨战队摆出的角色阵容,和去年的季后赛一模一样。

俱乐部封存了近一个赛季的神级角色——荣耀第一术士索克萨尔,赫然出现在了蓝雨首发名单的领头位置。

操作者,是方世镜。

“我去,方世镜你有胆色啊!”叶秋第一个在公共频道上喊了起来。

“滚你!快快出来受死!”方世镜果断以叫骂回应。

排在方世镜后,蓝雨众人的文字泡此起彼伏飞快地涌了起来,乱哄哄的,就像当初那个晚上,他们向魏琛敬酒时的吆喝声一样。

一片叫骂声中,蓝雨战队毫不优雅的队形往前突进着,活像一群乱窜的流寇。

然而没过多久,看似乱糟糟的队形准确地截停了嘉世战队。

“哎呦,你们这是在干嘛,开同学会么?”叶秋见状,操作着一叶之秋一马当先地冲了上来。而蓝雨战队,用流氓打架一般的手段迎击,走位虽不好看,却隐隐压制着嘉世准备全面铺开的阵势。

蓝雨的吼叫和挑衅更凶了,跑位显得乱七八糟的,但是他们手底下的活儿却跟凶狠的嘴炮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从交战开始,蓝雨众人就接连不断地丢出偷袭的小技能,好像在比赛谁比谁更猥琐似的。

那看似不是阵型的阵型,让叶秋心中涌起了浓厚的熟悉感。

在叫骂连天的公共频道中,在骂声的掩护下层出不穷的阴险招数里面,有魏琛的影子。

一股流氓气,透着几分猥琐,笑里藏刀地收着獠牙,等待机会就收割你的人头。

那正是昔日在魏琛的领导下,蓝雨毫无形象,却令深明此道的人心领神会的风采。

不对,除了蓝雨这支职业战队之外,还有荣耀联赛诞生之前,网游里那个流氓团伙一般的强盗公会的身影。

方世镜操作下的索克萨尔,那身姿其实还挺正面挺优雅的,起码普通玩家能明显地看出操作者跟以前的那个人不一样。

但就在这么一个索克萨尔的带领下,蓝雨战队展现出的风貌却使人止不住地怀念了起来。叶秋觉得,那个去年还在的老家伙好像又跑出来搞事了,对面那群家伙,仿佛就像是还在开荒时代,在那个猥琐佬手下专门抢人BOSS坏人好事的蓝溪阁。

“你们……真的是来开同学会了么……”叶秋好生感慨了一下。而潜台词下真正想说的那句,叶秋并没有说出来,也不适合说出来。

他突然明白到方世镜在这场生死之战中拿着索克萨尔上场的目的。眼前这个索克萨尔,全身上下的装备和去年的一模一样,包括手上那支银武法杖“死亡之手”。这不可能是装备更新的停滞,以蓝溪阁如今的副本竞争力,装备的更新换代绝对是嘉世也自叹不如的。而蓝雨今天全队上下的发挥,也和索克萨尔一身的古董装一样,走的路线特别特别复古,和他们本赛季的调整方向大相径庭。

死亡之手在索克萨尔的手上挥舞着,这把荣耀史上赫赫有名的银武,是魏琛的心血结晶。而方世镜,作为“灭神的诅咒”的打造者,并没有在这场生死之战中亮出新武器。

他选择了了结,用魏琛留下的死亡之手,替他们这群蓝雨的开荒鼻祖去了结这片赛场上的念想。这一战,代表的是蓝雨的过去;而这一战过后,索克萨尔将举起灭神的诅咒,带领一支全新的蓝雨迈向前方。所以这一次,方世镜不再是那个自由人形式的队长替补,而是作为蓝雨的元老们、蓝溪阁的开荒老人们所有执念的替补,第一次站在蓝雨战队的最前方,成为引领队伍前进的队长。

这一刻,方世镜就是魏琛。

这一场,是老一代蓝雨人的告别赛!

“在这个地方这么风风火火地闹起来,你们就是想留个念想,然后安静地离开这片赛场了吧?”叶秋在心底说道。

了解了蓝雨战队心意的嘉世选手们,飞快收起了嘲弄对手猥琐的心情,无比严肃,无比认真地发挥着,用最投入,最全神贯注的操作,向蓝雨表达着他们的心意:有惋惜,有不舍,还有一丝敬意。但既然是最后一场告别赛,那就一起努力,让它成为难忘的回忆吧!

场面迅速白热化,嘉世也开始在公共频道上回以同等强度的垃圾话。蓝雨拼得越来越凶狠,嘉世也寸步不让,倾尽全力,以血还血地对攻。双方的状态都在往巅峰攀去。

这场刀刀见血的白刃战,仿佛是一场欢送会。而公共频道上你来我往的垃圾话,仿佛是欢送会上的欢歌笑语。

场外,黄少天和郑轩早已泪眼模糊,而绝少有强烈情绪波动的喻文州,也握紧了正在颤抖的拳头,压抑着内心的情感。

他们何尝没有体会到场上前辈们的心情。这激烈的场面,就像方世镜在笑着对他们说:“我要走喽,蓝雨就交给你们了,小子们,一定要登上顶点啊!”

比赛终见分晓。惨烈的厮杀之后,场上剩下一个角色站着。

一叶之秋,所向无敌的“斗神”一叶之秋。

到底还是嘉世赢了。

 

“呼……”比赛结束,方世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真是遗憾啊,但是,当一把真正队长的感觉确实很不赖。老魏,你这家伙,其实一直都很享受站在最前方的滋味吧!

双方选手完成赛后致意以后,方世镜独自一人从选手通道离去。

突然有个家伙拦在了面前。

方世镜定睛一看,是叶秋。虽然刚刚完成了一场生死之战,但两人一打照面,却像刚从同一场派对里出来,然后在车站碰到一样。

“准备走了吗?”叶秋问道。

“嗯?”方世镜知道他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比赛不打了,不过下赛季还有些事,做完才离队。”

“保重。”叶秋向方世镜伸出了手。

“继续加油。”方世镜愣了愣,握住叶秋的手说道。

片刻后,两人互道离别,向自己战队的大巴走去。

 

 

 

 

 

 

 

后记

 

第四赛季,方世镜退下火线,专注于装备更新和材料竞争,不再上场比赛。赛季初,蓝雨战队再有三名选手宣布退役。与此同时,依照方世镜的安排,喻文州、黄少天、郑轩出道。蓝雨开始构建以术士-剑客为双核心的新体系。名义上,队长仍然是方世镜,但战队的实际指挥权已托付给了喻文州。

 

第五赛季,方世镜卸任队长职务,正式宣布退役。此时蓝溪阁的势力已然持续膨胀,成为了超越嘉王朝,能与霸气雄图一决高下的最顶尖公会。蓝雨的装备更新,一直走在联盟领先的位置。

离队时,方世镜向俱乐部表示,希望以个人名义买下索克萨尔的原银武“死亡之手”,留作纪念。蓝雨立刻拒绝了报价,决定免费赠出死亡之手予方世镜,作为对方世镜多年贡献的感谢与尊敬。随后,在方世镜明确表态不需要的情况下,俱乐部高层们近乎顽固地拽住方世镜,强行为这位离任队长举办了送别晚宴。

晚宴上,从未放纵失态的喻文州喝得酩酊大醉,最终由黄少天搀回了宿舍。

 

第六赛季,蓝雨崛起,在人们震惊的目光下连战连捷,直接杀入总决赛。决赛中,面对拥有王杰希、方士谦、邓复升、李亦辉四位全明星的银河战舰微草战队,蓝雨虎口拔牙,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向对手果断亮出利剑。最终经过两轮苦战,卫冕冠军被蓝雨斩落马下。

“荣耀联赛第六赛季总冠军,蓝雨战队!”

新的冠军诞生了,荣耀也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喻文州和黄少天共同举起总冠军奖杯的一刻,方世镜就在场边的一个角落里注视着,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片段,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老魏,你看到了吗?

这群小子,登上顶点了。

(完)

 

评论(1)

热度(30)